四肖中特期期准i
您當前的位置 : 河北人大 >> 立法工作 >> 法律天地

出嫁女戶籍未遷出享權益并非“過去時”

來源:法制日報 2019-04-09 08:38:49

  2月19日,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發布,首次明確在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中,要注重保護外嫁女等特殊人群的合法權利。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句流傳甚廣的俗語,在農村常常有著這樣的語意延伸:人都嫁出去了,此前在娘家村里享受的各項權益也便成了“過去時”。在法治時代,這樣的老觀念和土政策,顯然是對婦女權益的漠視和侵害。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梳理了海南農村“嫁農女”“嫁城女”等外嫁女權益保護方面的典型案例,提醒她們:在沒有將戶籍遷出,沒有取得其他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資格并重新獲得土地承包經營權或被納入社會保障體系等情況下,在娘家依然享有許多權利,要提高法治意識和男女平等觀念,增強維權底氣。同時,不斷推動完善相關立法并加大執法力度,強化司法救濟途徑,消除性別歧視和落后的婚姻習俗,推動修訂落實男女平等基本國策的村規民約,有效解決農村外嫁女和離婚喪偶婦女等特殊群體的權利保護問題。

  土地補償有無資格保障法支持嫁城女

  賴某峰(女)于1987年9月19日出生,其戶籍登記在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區海秀鎮永莊村委會。海口市秀英區政府統一向永莊村村民發放《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證》,賴某峰家庭自1998年11月25日起家庭承包土地(承包期至2027年12月31日止),賴某峰系承包人之一。

  2010年11月1日,賴某峰與海口市龍華區城鎮居民張某豐登記結婚。賴某峰婚后戶籍仍然保留在永莊村,在永莊村仍享有土地承包經營權。然而,永莊村村民小組于2015年11月、2016年2月、2016年4月、2018年2月向永莊村村民統一發放征地補償款,均以賴某峰已結婚為由拒絕向其發放上述款項。為此,賴某峰訴至法院,要求補償其相應土地補償款。

  庭審中,永莊村村委會辯稱,他們征地分配方案的一個原則,就是尊重傳統和習俗。其中傳統習俗中,很多上升為一種法定的、具有強制執行力的公序良俗。他們的征地方案,遵循了這些善良風俗,依法應當予以保護。例如,娶媳婦、嫁女兒,絕大多數都是女方嫁入男方家庭共同生活,這個分配方案規定,沒有依法登記的媳婦和非婚生子女,都當然的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是因為他們與男方一起生產生活,是一種土地承包經營權的“實際取得”。而嫁出去的女兒,出嫁后隨男方生產生活,就是她原來土地承包經營權的“實際失去”。因此,賴某峰不具備永莊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不應當享有分配土地補償款的權利。

  秀英法院審理認為,本案的主要爭論點,是原告是否具有被告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問題,這也是判定原告是否可獲取相應的土地補償款的關鍵及先決問題。經查,賴某峰出生便落戶在永莊村,在該村生活和從事生產勞動,婚后戶口保留原籍,未取得其他集體組織的成員資格,也未納入城鎮居民社會保障體系,在被告村有承包地,仍以永莊村的土地作為基本生活保障。

  據此,賴某峰雖已經嫁入城鎮,法院仍認定原告賴某峰具備永莊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故判決被告應向原告發放土地補償款29040元。

  征地款項分配不公外嫁女告狀終勝訴

  楊某梅等11人是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區長流鎮會南村委會富教村民小組村民。

  2014年1月和3月,富教村民小組先后制定租賃款、土地征地款預支方案。但是,這些預支方案并沒有將外嫁女納入到補貼范圍內。楊某梅等人認為村民小組分配土地征地款不公,遂向法院提起訴訟。

  海口市秀英區法院一審認為,楊某梅等人戶籍所在地為富教村,作為嫁農女,楊某梅等在嫁入地村集體沒有分到承包地和任何征地補償款。在征地補償款安置方案確定時,楊某梅等婚后戶籍仍在富教村,可以認定其具有富教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遂判決支持楊某梅等人訴求。

  富教村民小組提起上訴。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對于僅戶口登記在集體經濟組織,但不在集體經濟組織實際生產、生活的,應當認定其不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遂撤銷一審判決,駁回楊某梅等人訴求。

  楊某梅等11人向法院申請再審,但法院仍駁回請求,楊某梅等人到檢察機關申請民事訴訟監督。

  海口市人民檢察院認為,該案爭議點在于對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認定。根據法律規定,認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的關鍵是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確定時是否以本集體經濟組織的土地為基本生活保障,其次才考慮是否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戶籍以及是否在本集體經濟組織形成較為固定的生產、生活,且生產、生活的標準只要求較為固定,并非絕對固定,是一項兼顧的標準,并非基本標準。

  楊某梅等人作為農民,土地是其最基本生活保障,雖然她們有短暫性的外出務工以及繳納城鎮醫療、養老保險,但這并不等于她們已被納入城鎮居民社會保障體系,在外務工取得的收入也不能代替土地對于她們基本生活的保障作用。且在現階段國情下,戶口在原籍并承包了村集體經濟組織土地的農民長期或短期性在外打工謀生是一種普遍現象。

  海口市人民檢察院提出,楊某梅等人在嫁入地沒有分到承包地和任何征地補償款,且已不在嫁入地生產生活,其嫁入地也可能以此為由拒絕承認其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最終可能導致她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雙重落空,嚴重損害其合法權益。綜上,外嫁女戶口沒有隨遷,也未在嫁往的村取得承包地,仍是富教村村民,與村民應享受同等待遇,遂依法提請海南省檢察院對此案提起抗訴。

  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楊某梅等“外嫁女”及隨其生活的未成年子女等11人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判決村民小組向楊某梅等人支付土地租賃款和征地補償款59.4萬元。

  畢業后戶口遷回村有資格依法獲補償

  1982年出生的肖某燕系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區海秀鎮永莊村村民,考上大學后,將戶籍遷入學校。畢業后,肖某燕未被安排就業、未被納入城鎮保險體系、未被納入國家公務員序列,戶別仍為“非農業”戶口。出嫁后戶口未遷出永莊村,也未在嫁入地居住生活。

  2015年1月至2016年4月,永莊村村委會先后7次向具備本村集體經濟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村民發放征地補償款,都把肖某燕排除在外。因協商未果,肖某燕將村委會告上法庭。

  肖某燕認為,自己雖就學時將戶口遷入學校,但畢業后沒包分配,戶口遷回原籍且基本生活保障仍然是集體經濟組織的土地。根據海秀鎮永莊村委會和海秀鎮政府于2014年出具的《證明》(復印件),肖某燕為永莊村村民。因此,她具備永莊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應當取得征地補償款。

  永莊村村委會辯稱,肖某燕考上大學并已畢業,根據相關規定,考上大中專已畢業的應當認定其不再具有戶口居住地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該《證明》是為方便肖某燕辦理供電手續,在村里蓋房子和有選民證并不能證明肖某燕具有村民身份。

  對此,秀英區法院一審認為肖某燕考上大學,且已畢業,不具備永莊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駁回其訴訟請求。

  肖某燕不服,提起上訴。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院審理后認為,這是一起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土地補償費分配糾紛案件。農村土地征收補償款的受益主體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成員,具有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是享有補償款分配權的前提。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有關規定,肖某燕出生并落戶在永莊村,后因考上大學,征地戶口被政策性農轉非。肖某燕大學畢業后,戶口仍遷回永莊村,出嫁后戶口未遷出永莊村,也未在嫁入地居住生活,仍在永莊村建房居住生活。在肖某燕未取得其他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或未在其他地方享有社會福利保障的情況下,原家庭承包地是肖某燕基本的生活保障,肖某燕并未喪失原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故肖某燕主張參與征地補償分配,是其作為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依法享有的權利,應予支持。

  近日,海口中院終審撤銷一審判決,要求永莊村向肖某燕支付7次征地補償款共計71584元。

  法規集市

  婦女權益保障法相關規定

  第三十三條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以婦女未婚、結婚、離婚、喪偶等為由,侵害婦女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中的各項權益。

  最高法《關于審理涉及農村土地承包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相關規定

  第二十四條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或村民委員會、村民小組,可以依照法律規定的民主議定程序,決定在本集體經濟組織內部分配已經收到的土地補償款及其他土地收益款;征地補償款安置方案確定時已經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的人,請求支付相應份額的,應當予以支持。

  海南省實施婦女權益保障法辦法相關規定

  第二十三條農村在劃分責任田、宅基地、分配土地征用補償款、集體企業收益和享受其他福利待遇等方面,婦女享有與男子平等的權利。婚后男子到女方家落戶或女方戶口未遷出原籍的(含家庭成員),享有與當地村民同等權利。

  老胡點評

  在我國現代化、城鎮化的進程中,為了各項建設的順利進行,各地需要征收大量農村土地。然而,在分配征收土地補償款的過程中,一些地方卻存在著漠視、侵犯婦女合法權益的情況。

  土地收入是農民的主要生活來源,因此,判斷外嫁女是否具有該集體經濟組織成員資格,關鍵要看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確定時該外嫁女是否以本集體經濟組織的土地為基本生活保障,其次要考慮是否具有本集體經濟組織戶籍以及是否在本集體經濟組織中形成較為固定的生產、生活。絕不能不分青紅皂白,一律取消所有外嫁女參與土地征收補償款分配的權利。

  男女平等是我國的基本國策,歧視婦女的陋習必須徹底鏟除。為此,一方面應當加大宣傳力度,使男女平等觀念更加深入人心,使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法律意識在全社會牢固樹立起來。另一方面,應當完善、細化保護婦女合法權益的法律法規,尤其是在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財產分配中,應當更加明確區分外嫁女的各種情況,確保不同情況不同對待,杜絕“兩頭落空”的情況發生。 (法制日報記者 翟小功)

責任編輯:趙文強
Copyright © 2011-2018  www.dkkwd.icu  河北人大 版權所有
河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辦
冀ICP備09023088號-1  技術支持:長城新媒體集團
四肖中特期期准i 大上海时时 安徽时时遗漏 秒速飞艇能破解吗 足球指数 最新彩票预测软件 四川时时qq群 宁夏11选5投注网站 江西11选五5开爱彩乐奖结果 秒速时时官方 广东11选5任二人工计划